uedbet官网

400-254-4588264994798@qq.com RSS订阅

常见问题解答

咱就要无理由地支持

发布日间:2018-12-06   浏览次数:

  在我们农村中学,每年新学年开学,最麻烦是事儿除考试分班排座位外,核定一补资助对象也是一项非常棘手的工作。

  根据在校学生学籍人数,开学不久,上级就下达给了我校《九年义务教育农村寄宿制学校贫困生》一补资助指标。所谓一补,就是贫困生在校生活补助。按照上级文件要求,我校及时把资助政策、申报办法、资助名额等具体事项通过班主任会议做了布置和说明,连同举报监督电话一并公布在了学校政务公开栏内。

  一补资助政策的宣传发动工作结束后,接下来就是学生自行申报阶段。这天,七一班的班主任张老师拿着一摞子申请书找到我:“唉,每年都这样忙前忙后的张罗着给贫困生发一补补助,看着大把大把的人民币从自己手中滑过,直至把人累个半死,心都操碎了,手也累麻了,到最后,咱都是竹篮打水,两手空空,连一个小小的钢镚儿也没落下。”

  “都是为人民服务吗。”我笑笑规劝张老师,“咱能及时地把党和政府的温暖送到贫困学生手中,学生高兴了,家长满意了,我们的工作也就做到家了。在处理一补资金上,假如你真的能落个一星半点儿,别说等纪委领导来请你跟他们走一趟,恐怕咱学校这一关你就过不去。”

  “指标都按要求分完了。”我摊开两手笑笑,“你也知道,在咱学校,自从我负责这项工作以来,我哪次克扣过一个指标?”

  “申请一补贫困生指标是每一个学生的权利,只要学生家庭真的贫困,咱就要无理由地支持。”

  “比了。有的同学拿出了家里的低保证,有的拿出了残疾人证,没有贫困证和低保证的,要么说自己爷爷奶奶有病在床,要么说爸爸妈妈身患重病,反正都是家庭经济困难。唯有赵普同学,一直强调自己家庭贫困,就是不说贫困原因,你说咋办?”

  “学生申报,同学们辩论比家庭困难条件,然后你还得一一调查、走访、核实真假。”停了一会儿,我郑重地问张老师:“如果赵普同学家庭真的生活困难,咱就要发给他一补,如果他真拿不出家庭贫困的证据,恐怕我们还真的无能为力。”

  “我问过和赵普家在一个村的同学了,有的说赵普家生活困难,有的说赵普家不困难,因为赵普家盖的是二层小楼房。”

  “住着楼房享受一补?不是你想犯错误的吧?”我笑着提醒张老师,“你做过赵普的家访工作吗,了解过赵普家的左邻右舍吗?”

  “昨天,我给赵普家的村委打电话了,接电话的是村党支部书记,说起赵普家的情况,对方肯定地回答:应该在生活上照顾赵普同学。”

  “对方说等他忙完手头的工作,他要亲自来学校一趟,向学校说明为赵普申请一补的情况。”

  第二天一大早,班主任张老师和村党支部书记一起来到了我的办公室。接过我递上的茶杯,支部书记说:“前些年,赵普的父母看别人卖血能致富,也跟着别人四处卖血挣钱,不小心染上了病。别看他们卖血盖上了二层楼房,但他们家徒四壁,空空如也,屋里啥值钱的物件都没有;因为卖血盖楼房,如今赵普父母的身体也跨了,这不能不说是农村人盲目的攀比心理作的祸。”

  “有。在这呢。”村支部书记一边说着,一边从上衣兜里掏出个小本子,“害怕给正在成长中的赵普等几位孩子带来心理上的阴影,他父母得病的事儿也只有他爸妈本人、我、还有县上管理办公室的人知道。”